职工文苑

我的外婆是超人

時間:2020-06-01      瀏覽次數:472    作者:高子越     

前幾天和朋友坐在一起聊天,說起前幾天開車等紅燈的時候,她看見一個人騎著車子過橫道,她突然就大哭了起來,因為那個人像她去世多年的姥姥...成年人的崩潰可能就在一瞬間。

人們總是習慣的認為,所謂的傷痛和思念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變淡,慢慢遺忘。雖然傷痕會隨著時間變淡,思念只會越來越濃,心中一直思念的那個人,即便過了一個世紀,你依然記得他們。就像《尋夢環游記》說的那樣,真正的死亡是這個世界上不在有一個人記得你,如果還有人思念你,那邊不再是死亡,只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告別而已。

我的姥姥就是我一直掛念的人,此刻雖天人兩別,但仍和我思念著彼此,也祝福著彼此。

小時候的記憶是伴隨著姥姥展開的。那時候爸媽工作繁忙,無暇照顧我,就把我送到蘭州姥姥家,在童年記憶里,我是在姥姥的照顧和庇佑下成長的。一直忘不掉的是無論刮風下雨,每天她放學后在校門口翹首期盼的那個身影。那個小老太太總是身子挺得直直的,跟挑扁擔一樣,我懵懂的跟在她身后。

上初中之前爸媽給我留下印象不深,記憶的全部都是一中旁大院的姥姥家里,臨睡前姥姥講的故事,姥爺買的零食,還有幾次感冒發燒時姥姥背著我去診所掛水時候,暖和的脊背。那時候我已經不小了,可姥姥卻擔著我,從沒有一聲抱怨過。

懂不懂事我記不起,就記得有你相伴給了我一個溫馨的童年,甚至你胳膊的溫度,你的嘮叨,你頭發上逐漸厚重的白霜,我全部都記得。

讀高中時候我搬回去和爸媽住,與姥姥的距離也變遠了。那個時候每個周末對我來講,都是回去看望姥姥姥爺的日子。慢慢地,一周變兩周,兩周變一個月,隨著學業的繁重,相隔的距離沒有變,回去的時間間隔卻變長了。就這樣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我長大了,她也慢慢變老了。2012年秋,姥爺病逝,從那天起,姥姥變成了一個人生活。我印象中的姥姥一直都是超人一般的存在,那時怎會響起,超人如何忍受獨自生活。

那個夏天我回去看望她的時候,那是個午后,陽光照在客廳的沙發上,姥姥在看電視。我一瞬間發現,她的身體好像比以前瘦了、老了,她的神態也不再年輕。我才意識到,超人也會逐漸老去的......

大學畢業,算是很順利的在蘭州找到了工作,又很順利的買房。蘭州和老家相隔幾百公里,除了節假日我基本很少回老家,無形之中,我和姥姥的距離遠了,我幾乎每年才會見到她2-3次,所以我總會隔幾天打電話給她,告訴她我在這邊的生活。最后一次見到姥姥就是今年清明節,回去的時候姥姥還是和以前一樣,倚在沙發上等我。

誰知道這次相見卻成為最后一面。我自認為算是很堅強的人,但是當聽到姥姥去世的噩耗時,我卻在同事面前歇斯底里的大哭。沒趕回去見她最后一面,始終是個遺憾。我知道姥姥不喜歡我哭哭啼啼,她希望見到的是我能過的好,只是她先走了,我沒機會證明給她看了。

感謝你陪我走過一個又一個人生的重要階段,感謝你教會了我勇敢,感謝你照顧我長大。我親愛的姥姥,我很想你。


日本一道无马二区日本道专区-高清在线观看-完整视频大全